破解版av

   有人忍不住笑了,也有的,反而哭的更厉害了。

   八古门里,偷偷喜欢君轻尘的女孩子不少,以往君轻尘虽然在八古门待的时间很短暂,但好歹也能见上一面,现在倒好,他这一走,却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见到了。

   云锦绣站在暗处,目光看着送行的人们。

   她本人,并不喜欢离别。

   大概之前经历的离别太多了,所以本能的有些抗拒。

   说到底,心里还是有点气的。

   八古门那一场灾难,死去的人太多了。

   想要给他们每个人都重塑一具肉身,云锦绣不敢想象,得需要多少人命来填补?

   君轻尘究竟是怎么想的?

   在做这件事之前,为何不与她商量一下?

   也怪她,之前没有给他说,自己还有别的办法。

   可事情纷纷扰扰,不定哪句话就疏忽的给忘了。

   在树上悠闲自在的白裙红唇美女

   但这并不是只君家的事,还有楚门,还有锦宫,还有其他各族的朋友……他倒是好,一力给担了!

   “锦绣怎么还没来啊。”人群里有人忍不住开口。

   云江的目光也看向周围:“没人去通知这丫头吗?”

   古樱笑道:“锦绣事情多的很,你们不要打扰她了,这不懿儿来了吗?”

   小小狐微微的晃了晃小尾巴,开口道:“石胎已将空间折叠好,你们随时可以启程。”

   站在虚空船上的豆儿郁闷道:“娘,为什么我们也要回东洲啊,我真的不想再回那个地方了!”

   云画儿摸了摸她的头道:“东洲还有我们的亲人,这次好歹回去看看,以后,还会回来的。”

   豆儿越发的郁闷。

   东洲有什么好玩的,再好玩也没有八古门好玩啊。

   何况……

   豆儿努起嘴,目光看向小小狐,“喂,云霸天!我都要走了,你还不叫姐姐!”

   小小狐嘴角微微一抽,微微偏头,目光看向远处,无意间正看到自己娘亲的身影。

   他小尾巴一翘,云锦绣向他微微的摇了下头。

   “时候不早了,夫人,我们该启程了。”悦薇微红着眼睛,开口。

   古樱这才点了点头:“轻尘怎么也不来与大家告个别?”

   “说是有些累,便不一一道别了。”悦薇又在人群里找了找,依然没有看到锦绣的身影,不由叹了口气。

   古樱无奈道:“也罢。懿儿,便麻烦你了。”

   小小狐这才开口:“石头,靠你了。”

   他话音方落,石胎便窜向了半空,对着虚空一击,只听“嗡”的一声,虚空便如水一般的,氤氲了开来。

   众人一阵喧闹的祝福声中,一艘接着一艘的虚空船消失在原地。

   雾雨不由抓紧了云锦绣的手:“姐姐,为什么轻尘哥一直没出现,你们是吵架了吗?”

   云锦绣一下不知该怎么回答。

   只是,不知道为什么,对于轻尘做的这件事,她有种直觉上的抗拒。

   虽不知这种抗拒从何而起,可她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。

   可感觉上的东西,说不出来的,不知怎么的,便成了负气。

   云锦绣无奈的揽住雾雨的肩膀道:“就当是吵架了吧,不过姐姐答应你,下次见面的时候,一定会和好的。”

   *

   大风停歇后,沙漠无垠,抚平了所有的痕迹。

   日光又重新的开始炽盛起来,火辣辣的温度,将沙子熨的滚烫。

   司音裹紧了身上的袍子,身子藏在一块巨石后,微微的眯起眼睛,看着沙漠上空,悬浮的符印。

   符印如血,在日光下,散发着诡异的红晕。

  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空气里,有种焦躁的,血腥的味道。

   “姐,我们来这里干什么?”

   司音身后,司晴面色有些苍白。

   她是神女,当然知道,这是什么地方。

   平日这地方,她们是绝对进不来的,可那守封之人,是个色胚,只是与姐姐睡了一觉,便将她们放了进来。

   司晴实在难以想象,昔年清高而又圣洁的神女司音,在做出那种事情后,竟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   司音目光冷冷的盯着那血色的符印,声音里也多了几分的阴狠:“想要得到,就得付出代价,就算我得不到,他们也别想好过!”

   她侧脸阴寒的有些狰狞。

   司晴身子战兢。

   以前,她是神宫里人人尊重的大神女,之后司音走后,她的地位便被捧得更高了,可以说呼风唤雨,好不风光。

   可自尊神成了这神界的主宰后,她的地位也跟着一路千丈。

   不过是,她诱引尊神而已被惩罚了而已,她又做错了什么?

   那般天人,神界的这些贱人们,哪个不想得到?

   她这才找到了司音,既然这神界待不下去,那她就坠魔好了!

   如司音那般自由自在,自己又何必来做这神界规矩重重的神女?

   可司音来这里干什么?

   居然还将她也给拉来了!

   司晴的脸色苍白,“姐姐,这可是咒怨的封印地,我们来这里,很危险的。”

   司音却没理会她,一咬牙,便向那封印处走去。

   司晴想将她抓住,可终还是因害怕,身子又缩了回去。

   方一接近那封印,一股热浪便猛地向司音涌了过来。

   司音抬起衣袖,遮住脸,目光看着那巨大的血色符印。

   这符印是天泽封下的,那咒怨那般强大,都没能将其撞开,以她的力量,想要将其解开,显然是不太可能。

   除非是……

   司音眼底流露着疯狂。

   她咬了咬牙,一步步的走到那巨大的血色符印之前,而后抬起匕首,倏地割破了手指。

   鲜血迅速的自指尖涌了出来,司音快速的以鲜血结成了一个印记。

   她双手捧印,而后缓缓的跪了下去。

   远处,司晴难以置信的捂住了嘴巴。

   那印记……是献祭印!

   司音居然要将自己献祭给咒怨!

   司晴只吓的脸色惨白,不由向后退去。

   随着那印记的出现,一直处于稳定的血色符印,突然轻轻的颤抖起来。

   空气中的血腥气越发的浓了,铺在地面的沙子,也开始不断的震颤起来。

   司音心里有些害怕,她左右的看了眼那些不断抖动的沙子,下意识的想要往后退缩,然待脑海里浮现出云锦绣那张得意的脸时,她反将更多的鲜血,注入到献祭印内。破解版av