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片应用推荐

  黄片应用推荐 荣喜宫。

   原本是整个皇宫里最繁华的宫殿,如今却早就变得冷冷清清的了,原本的朱漆大门也早就变得斑驳

  了,周围荒草丛生,只有中间一条经常走的地方露出了青石板来,走进大门,院子里也是同样的光景,

  除了中间一条石板路因为经常走还比较光亮,其余的地方都已经杂草丛生了。

   这些年来,这里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冷宫了。

   冬青是拎着一个小小的食盒走了进来,以往光鲜亮丽的女子,如今却是粗布钗裙了,而屋子里的女

  子也同样粗布衣裙,头上只用一根普通的玉簪子别了个发髻而已,此时正拿着笔在抄佛经,经过了这么

  多年,眉眼间已经见了风霜,当年的豆蔻女子早已经不见了踪影

   “公主,吃饭了。”冬青将食盒放在了桌子上,打开,里面是一荤两素三个菜,然后是两碗米饭。

   虽然南宫云烈囚禁了金格公主,每日的饭菜简单了很多,但是好在皇上交代过,不让御膳房刻意的

  为难,所以,饭菜还算精细,这些年他们的日子还不算太难过,只是没有任何自由罢了。

   金格公主没有停下,而是继续将剩下的一点抄完了这才放下笔,然后起身,在门口的铜盆里洗了手

   午后粉系女孩睁大电眼很迷人

  坐在了饭桌前,拿起筷子开始吃饭。

   冬青也在另外一边坐下开吃,刚吃了两口,忽然想起了什么,抬眼看了一下金格公主:“公主,刚

  才奴婢去取食盒的时候,听见有人在议论”

   “什么?”金格抬了一下眼皮,然后继续吃。

   “说是皇上病的厉害”冬青压低了声音,“那边的几位娘娘去探望的时候,都被拦回来了”

   “呵呵”金格却一点也不意外的笑笑,“他愿意自个糟蹋自个,那谁也拦不住啊那个叶小月就是个

  妖精,专门迷惑人的妖精”

   “可是”冬青皱眉,“如果皇上真的”后面的话不敢说就省略了,“那咱们怎么办?会不会”脸色

  顿时有些发白了。

   金格顿时皱了一下眉头她也在瞬间想到了殉葬这个词,脸色也有些不好,饭也不吃了,将筷子放下

  :“你一会去送食盒的时候,想办法打听一下吧”说着转身去了里面拿出了一个荷包,打开拿出一个金

  钏,递过去,“尽可能的打听的详细一点”

   “公主,这可是你最后一件首饰了”冬青皱眉,“我就去听听消息,不需要这个”这些年,她们身

  边的财物基本都消耗光了。

   “现在办事哪里能不需要银子?”金格却笑了一下,“钱财乃身外之物,如果真的消息确切了,咱

  们也好想应对的办法啊命没了,就算钱财留着也没用咱们现在目前的最主要的目的,就是要活下去”她

  可不想给南宫云烈陪葬,她曾经爱慕过他,但是他给自己的全是伤害。

   “奴婢明白。”冬青点头,将金钏接了过去。

   “去吧。”金格笑了一下,“如果可以,就说我甚至不舒服,去找了梁公公求个太医过来”

   “好。”冬青点头,然后收拾了桌子上的碗碟转身离开。

   金格在冬青走了之后,再次走到了桌旁坐下,但是却已经没有心思抄经了,沉思了良久,这才提笔

  然后写了一封信,封好之后贴身放了起来。

   冬青回来的很快,也是她运气好,在御膳房门口遇到了一个小太监,曾经无意中她帮过他一次,随

  即就拉了他询问,那小太监虽然知道的不多,但是却也多少知道一些内情的,见冬青询问,也不好瞒着

  ,那金钏也就省下了。

   “咳血?”金格听了冬青的话之后,微微的皱了眉头,“多久了?”

   “听那意思,好像都大半个月了,只要咳嗽就吐血太医们都已经束手无策了”冬青叹口气,“如果

  真这样”

   “冬青,现在咱们两个人,只有你还有机会出了这荣喜宫”金格将写好的信拿了出来递过去,“你

  想办法将这个送出去如今能救我们的,只有阿里木了”

   “这”冬青皱了一下眉头,但是却还是接了过去,“放心吧公主,奴婢一定想办法通知大将军的”

   再说湟水河边的军营里,南宫云瑾是无比的着急,派去跟着南宫烨的人连个消息都没送回来,包括

  何先生也一样,这让他十分的后悔,早知道说什么也不能同意让太子一个人去小南国了。

   “王爷?怎么办?”手下的副将过来询问,这出兵过来都安营扎寨快半个月了,但是太子却没影了

  ,也不说是进攻还是撤退的,弄的将士们心里都不安了起来,“继续等下去吗?咱们带来的粮草可只能

  维持两个月的”

   “再等三天吧”南宫云瑾呼了一口气,“之前让你们去准备的竹筏都准备好了吗?”

   “都准备好了”副将点头,“一共准备了一百五十个,一次可以运送两千人过去”

   南宫云瑾点头:“继续制作,那些还是太少了”那两座桥想要抢过来的可能性太所以,想要过去只

  能渡河,另外,还好他派人从另外一边绕去南安城了,到时候这样就可以两面夹击小南国了。

   “是。”副将领命下去了。

   而此时,已经在小南国待了十几天的南宫烨不得不回去了,可是,他是从内心深处的不愿意离开,

  这些日子,他吃过他以前没吃过的,玩过他以前没玩过的,甚至连他都见到了以前他所不曾想过的总之

  ,这里的一切都比他以前听说的还要,这也更加坚定了他要将小南国统一回来的决心。

   有了这样的意念,小家伙对离别也就没那么伤感了,因为何先生也说,如果他继续不回去,南宫云

  瑾说不定就会发兵了,那是他不愿意看见的,随即就告别了众人,然后急匆匆的返回了军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