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看全部的黄软件

可以看全部的黄软件 季绵绵歪着脑袋,笑眯眯的看着他,“你如果敢的话,早就……唔!”

她挑衅的话还没说完,红唇就被吞入了男人的口中。

男人本来只是想要吓一吓她的,谁知在盯着她的粉唇看的时候,竟然鬼使神差的凑了过去。

她的味道,尝起来很是甜美,不知如此,她的嘴巴……有着果冻的味道,嫩滑,甜美。

这是这个女孩子的味道。

季绵绵死也想不到,她的初吻竟然会这么倒霉的送给一个名字都不知道的家伙。

等她回过神来时,刚刚救了她的男人,不对,是强吻了她的男人,已经不见了踪影,他的速度很快,一下子就消失在黑暗之中,和他刚来的时候一样神秘,一样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
捂着自己的嘴巴,季绵绵回想起刚刚的那个吻,脸蛋红的像是熟透的虾子,他的唇,很是冰凉,在他的舌头深入自己的口中时,她分明感受到了他的温度,那是他浑身上下唯一的温度了吧。

站在原地兀自发了一会儿呆,季绵绵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之前不敢当着抢劫男人的面露出手机,不然更危险,现在安全了,手机震动,当然要接。

“喂?”

“小宝贝,刚刚越洋给我打电话,说你这个时候应该到家了,你回来了吗?”

惹人怜娇媚女孩纯纯迷人

那边慈爱而又温柔的嗓音,自然就是她的妈妈乐乔了。

“妈妈,我现在……在郊外,你能不能让小寒来接我啊?”

“你怎么跑到郊外去了?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?”

“没有没有,我只是自己开车来郊外看一个朋友,结果车子坏了,我现在……唔,没办法了,正想给你打电话求救呢,妈妈你赶紧让小寒来接我吧。”

“那好,我马上让他过来。”

挂了电话,季绵绵深吸一口气,自我安慰道:“反正都已经没事了,还是不要告诉妈妈了,妈妈胆子小,万一吓着她可怎么办呢?小寒那么聪明,肯定能够处理的很好的。”

季绵绵是个幸福了十八年的孩子,上有爸爸妈妈疼着,下有哥哥弟弟护着,今天遇到这抢劫的家伙,对她来说真是晴天霹雳。

但是遇到那个救了自己的黑衣男人,对她而言,更是一场劫难。

季寒的速度很快,他定位了季绵绵的位置之后,很快找到了季绵绵。

看到一辆出租车,以及在不远处昏倒在地上的中年老男人,空气中弥漫着辣椒水的气息……不对,还有血的味道。

“季绵绵,你受伤了?”

季寒的声音,遗传自季沉,很是低沉,富有磁性。

不过他对季绵绵这凶巴巴的口气,让季绵绵很不爽。

“小寒,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,你得叫我姐姐。”

又是这个问题。

季寒直接忽略,走到出租车旁,把季绵绵浑身上下检查了一遍:“没受伤?”

闻言,季绵绵翻了个白眼。

“看到我没受伤你很失望是不是?我告诉你,我受伤了,我的心灵受伤了,还是很严重的内伤。”

季寒无语,“妈妈叫我来接你的时候我就猜到,你肯定是遇到坏人了,说说吧,你是怎么虎口逃生的?”

“我遇到了一个黑暗英雄,是他救了我。”季绵绵说着,想到了那个莫名其妙的吻,脸蛋再一次红透。

季寒的眼力极好,皱眉道:“你别告诉我你对那个黑暗英雄一见钟情了,这可不是言情小说和偶像电视剧,赶紧醒醒了,我们回家。”

“现在回家?那个坏蛋怎么处置?”季绵绵纤细的手指指着不远处昏迷的中年抢劫犯。

“报警。”

“真的要报警?”

“不然呢,走了,上车。”

季绵绵被季寒粗鲁的拖上了他的车,她忙道:“小寒,我的行李,还在出租车上呢。”

“麻烦。”低咒一声,季寒又去给季绵绵拿行李。

在放行李的时候,他突然顿了一下动作。

天生灵敏的察觉,让他感受到一道目光在看着自己。

他猛地转头,却什么人也没有看见。

-难道真的是他感觉错了?

在季寒身后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后,一个穿着黑色劲装的男人就站在那里,他的神色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冷,不过他手臂上的伤,却是越来越重。

血液,一滴滴的流下来,落在草地上。

季寒闻到的那股血腥味就是从他的身上传来的。

带着季绵绵离开,劲装男人也放下心来。

不知怎么的,他明明只是顺手管了一件闲事,但心里却是多了几分莫名的感觉。

他受了伤,在帮季绵绵搞定那个坏蛋之后就该赶紧回去治疗的,可他还是有些担心季绵绵一个人在这里遇到下一波危险,于是就在这里等着接季绵绵的人出现。

他刚刚似乎听到那个少年叫她季绵绵。

季绵绵?

绵绵?

还真是一只小绵羊呢,只是这小绵羊的脾气也不小。

一辆黑色的宾利车停在了男人的面前,他上了车之后,“路少,怎么会受伤?属下马上给您处理。”

这个被叫做路少的人,是北盟盟主北余的义子,路域凡。

在他八岁那年被北余收养之后,就一直在为北盟做事。

在北盟,他是除了北余以外地位最高、声望也最大的人。

“路少,消毒的时候可能有点痛。”

路域凡眉头都没有皱一下,“继续。”

宾利车里,一片寂静。

饶是已经见惯了路少的冷硬和刚强,可车上的几个手下在看到他的左手手臂上错杂的伤口时,还是忍不住倒抽一口气。

尤其是光阑在给他处理伤口时,他竟然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,仿佛那伤口并不是长在他的身上。

“路少,属下等人来的有些晚了,不知道可有遇到别的事情?”

这话,是光屈问的,他显然是看到那辆显眼的出租车,以及昏倒在不远处的中年男人,才会这么问。

“遇到了一个无赖而已,已经处理了。”

路域凡淡淡说着,突然想到了什么,道:“这件事情不必告诉义父,任务已经完成,大家都累了,回去好好休息。”

“是。”

路域凡是负责深入敌方,杀了那个背叛北盟的家伙,而其余人都是在外面负责接应,刚刚也是因为对方的火力太强,才会暂时走散。

北盟的势力很大,几乎是遍布Z国几大地区,不过这个势力一直都是一个讲究道义的存在。

黑白都有一点。

季绵绵一回家就被乐乔抱进了怀里。

“你这个小家伙,吓死妈妈了,知道吗?”

季绵绵抱着乐乔,闻着她身上的香味,“妈妈你知道发生什么了吗?”

乐乔哼了一声,“虽然你让小寒给你保密了,但我会查不到吗?你爸爸今晚是在军区有急事要处理,不然的话也赶回来了,你真是一点也不让人省心,回来的时候让妈妈去接你不好吗?小笨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