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部免费黄片软件

  面对如此变故,苏悦儿脸上煞白,毫无血色,全身都在瑟瑟发抖,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。

   眼看大家的注意力没有落到她身上,她悄然后退,转身就跑!

   很快汇入欢呼的人群中,消失了踪影。

   狂风大作,暴雨倾盆。

   原本是秋高气爽的时节,这暴雨却是说下就下。

   苏悦儿沿着街道疯狂奔跑,宛若惊弓之鸟,身后传来的任何动静都能惊吓到她。

   又好似那丧家之犬,惶惶不可终日!

   她的眼前不由浮现出刚刚发生的一幕又一幕,又不由自主想起过往种种。突然,她疯狂大哭大叫起来。

   “为什么,为什么啊?老天爷你不公啊!哈哈哈,我不服啊!天,啊……嘿嘿嘿,嘻嘻嘻,咯咯咯……”

   她眼神散乱,咯咯疯笑着,跌跌撞撞朝着远处狂奔。

   很快消失在风雨之中!

   后来,有人说在外乡曾看见一个女疯子,只会嘿嘿傻笑,十足十像苏悦儿。又有人说看见她掉进山崖死了,还有人说见到她跑进深山老林被野兽吃了……

   气质美女手持佛珠唯美写真宛如世外仙子

   从此后,人们再也没有苏悦儿的踪迹。

   而此刻,秦逸和苏盼儿等人被重新迎进了县衙里。

   在歇下来的第一时间,便立刻着人去请来了曹郎中,替苏盼儿查看腹中孩儿。好在这孩子是个耐摔打的,经过这一番变故,依然安然的呆在苏盼儿的肚子里。

   出于安全考量,曹郎中还是建议苏盼儿暂时卧床养胎。

   又和苏盼儿仔细讨论,斟酌许久,才开出了两幅保胎药给苏盼儿吃。

   苏盼儿精神一放松下来,便再度昏昏欲睡。

   等汤药送上来后,勉强喝下,便直接睡了过去。

   得知苏盼儿腹中胎儿无恙,大家都放下心来,好酒好菜摆了满满一桌子,众人欢天喜地,欢声笑语不断。

   就连不苟言笑的叶寒嘴角都微微挑起,显得心情非常好。

   秦逸一脸感激说道:“大将军,多谢大将军救了我秦逸和盼儿,秦逸在这里向大将军致谢!救命之恩,永生难忘!”

   说着,他倒头便拜。

   不料刚刚拜到半途,他就被叶寒扶住了!

   “秦兄弟何出此言?当初要不是你们二人救下叶寒,叶寒早已经是死尸一具,又哪里来今日的叶寒。”

   叶寒一脸郑重其事:“再说了,你们二人此次遇难,原本就是叶寒连累了二位。要不是当初你们夫妇为了救叶寒,根本就不会有今日之祸。”

   “自然也不会有今日这些赏赐了。”

   旁边君若辰一脸爽朗的笑容:“所谓一饮一啄,莫非前定。有当日之因才有了今日之果。你们就不要争来争去的,都坐下来歇息一二吧。”

   “可不是嘛!好在盼儿姐没事儿,否则……哼!”

   君若雪撇了撇嘴,看着叶寒满肚子疑问:“不过,叶大将军怎么会恰恰好这么准时赶到?你要是再晚来一步,那事情可就不堪设想了。”

   “这世间哪里有那么多巧合。”

   叶寒的眸子闪过一道笑意:“本将军是半途中接到了君弟的来信,这才带着一队亲卫快马加鞭,昼夜兼程赶来。”

   原来此事和君若辰有关!

  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君若辰身上。

   君若雪一跺脚:“好呀!辰哥哥你好坏,看着我着急你居然也不告诉我一声,还害得我误会你,你真是……”

   “你呀你,你这毛毛躁躁的性子,让我说你什么才好。”

   君若辰微笑着直摇头:“你也不想想,苏郎中和秦生和我们素来交好,我怎会眼睁睁看着他们这样白白死去?你呀……”

   “人家不是担心嘛……”

   君若雪忸怩半天,干脆直接跑了:“我、我陪着盼儿姐去。”

   君若辰无可奈何摇摇头,回头朝着叶寒抱拳:“我这妹子不懂事,让大将军见笑了。”

   “无妨。”

   他的眸子一闪:“你这妹子,可是早些年圣上钦点那位……”

   君若辰脸上的笑容瞬间带上了苦涩,默默一点头:“不错!”

   叶寒脸上微诧,眼中露出明了的意思,再没有多说。

   君若辰略微沉吟片刻,便再度招呼着大家:“来来来!今天可是大喜的日子,那些闲杂事等就不谈了,我们一起干一杯!”

   “干杯!”

   众人欢天喜地,再度畅饮起来。

   当夜,众人都没有急着赶回去,反而留在县衙里暂住。

   秦逸虽然也喝了酒,却并没有醉。

   借着如水的月光,他洗漱一番,彻底散尽酒气后,这才回了客房。

   客房里,苏盼儿梦到了之前险些被砍头的事儿,睡得分外不踏实。

   迷迷糊糊中,听得秦逸的呼唤声,她这才睁开了眼。

   秦逸抬手,疼爱地摸了摸她的脸颊:“怎么了?可是又做梦了?看你睡得分外不安稳,要不要我再把曹郎中叫来?”

   “不用了,就是梦见了之前的事情。”

   苏盼儿欠了欠身,全部免费黄片软件撑起身子坐了起来,俏皮地说道:“你猜,梦里和现实里有什么不同?”

   “有什么不同?”

   他用下巴上粗粗的胡茬故意在苏盼儿脸上蹭了蹭:“莫不是梦见我没有陪在你身边?”

   “才不是呢。我梦见了苏悦儿,还有苏司空。”

   苏盼儿自己也觉得有些好笑:“我梦见苏悦儿笑得特别夸张,而苏司空居然拿着大刀要冲过来。我飞起一脚,把他踹得老远,正想要对付苏悦儿呢,你就叫醒我了。”

   “別想这些了,他们父女这一次,断然没有再翻本的可能了!”

   秦逸爱怜的看着她,忍不住凑到她的小嘴儿一阵啃咬,好一阵才气喘吁吁放开她。

   “王七、王八他们犯下的,可是谋害皇家子嗣的大罪!那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,断没有活命的道理!而苏司空为虎作伥,加上原本他被曹通判定的罪,估计也是在劫难逃,能不能活命就得看最后叶大将军怎么说了。”

   苏盼儿自然也明白其中关键,轻轻点了头。

   二人正说着,外面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奔跑声。

   随后便是敲门声响起:“秦大人,秦夫人。苏司空遇刺身亡。君大人请二位到大堂一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