凸轮厕所

刘氏道,“一会儿娘给你买就是了,就是个风筝而已,咱们又不是买不起。”

她说着这话,十分的得意,凸轮厕所瞧瞧吧,顾思南有的东西,她还是买得起的。

要不是想着还要去镇上买好吃的,陈天赐这会儿就想冲过去抢风筝了,在他心里还是吃的更重要,就跟着刘氏走了。

陈秀芝又看了几眼,十分不屑,玩儿这些不入流的东西,也不嫌丢人。

几人到了村口就犯了难,这会儿不是上午,村里可没牛车要去镇上啊,难道他们要走路去别的村坐牛车?那样太累了。

路边倒是停着两辆马车,不过那车可是不会走的,刘氏知道,那是顾思南府上的车。

撇了撇嘴,哼,那个贱人也不知道在嘚瑟什么,有马车了不起啊?

嘿,还真就是了不起,有本事你也买去啊。

正纠结着,秋桂就过来了,手里提着一个食盒。

马车上坐着的车夫赶紧下来行礼,“秋桂小姐。”

秋桂笑着道,“我要去镇上一趟,辛苦你走一趟,一会儿再回来接人。”

那车夫笑着应了,“秋桂小姐上车,这就走吧。”

骑着单车吹着风牵着小手去郊游

“嗯。”

秋桂正要上车,突然听到有人叫她,是刘氏的声音,一回头就看到刘氏三人正朝这边走。

“秋桂,哎呀,你这是要去镇上啊,可赶巧了,我们也要去呢,你捎上我们吧。”,刘氏脸皮很厚地道。

说完这话,也不管秋桂应不应,直接就要拉着陈天赐上车。

车夫瞪了瞪眼,这几个人可是很讨厌的,让他们上了车夫人得生气吧?

他不知道秋桂小姐会不会拒绝,不过心里想着,她要是不拒绝,他可不能任由这几人上了车。

说起来爷和夫人才是他的正经主子呢,当然是听主子的。

秋桂挡在外头,皮笑肉不笑地道,“大伯母还是别了吧,这车是娇姐姐的,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们和娇姐姐的关系有多差,我怎么能让你们上来,那不是连我也要被娇姐姐厌弃了?还是别让我为难了。”

说着,她也不管刘氏如何,转身就进去了,吩咐车夫,“走吧。”

“是,小姐。”

车夫心里松了口气,还好啊,没让他为难。

刘氏看着越走越远的马车,朝着那个方向吐了口口水,“呸,什么玩意儿啊,我还不稀罕呢。”

陈秀芝撇撇嘴,她算是知道陈天赐爱朝人吐口水的毛病是哪里学来的了。

“秀芝,你嫁人了可得给咱们家也弄辆马车,咱们可不能让人这么欺负啊。”,刘氏恨恨地道。

陈秀芝不搭话,而是道,“咱们怎么去啊,给点儿银子,让卖豆腐那家跑一趟吧,总不能走路去。”

也只能这样了,刘氏去找了李家,很是大方地给了二十文钱,李家大儿子下午也没事,也就去跑了一趟。

把刘氏几人送到镇上他就回去了,二十文钱只是送他们来,回去可就管不着了。

到了镇上,陈秀芝也来了兴致,今日是来置办嫁妆啊,当然要买些好东西,这样出嫁才有面子嘛。